关闭

回顶部
日照市教育局 - RZJY.GOV.CN_北京赛车pk10_【HOME PAGE】
   
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> 专题活动 >> 感动日照好教师评选活动
帅华:用心聆听花开的声音
2013-08-24
 

 

●女儿说,妈妈,我也想做你的学生。

●家长说,为了这一声奶奶,我整整等了4年。

●她说,孩子们学会说话,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。

 

 

 

帅华:用心聆听花开的声音

日照日报记者 靳凤清

 

    8月19,日照特殊教育学校。

    虽然正值暑假,但4岁的小子晨还是在爷爷的带领下来到了学校。

   暑气未退,又是刚从奎山赶过来,他的额头有了微微的汗,然而看着子晨的眼睛里却满是笑意。“孩子想老师了。” 56岁的爷爷言语朴实。

    一上午的欢笑后,临走时,子晨扬起花朵般的小脸,清晰地说出:“帅老师妈妈,再见。”

    “帅老师妈妈”,是小子晨对帅老师特殊的称呼。

她,叫帅华,是日照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语训老师。

 

她有了6个新的孩子

    “我一直相信,花开是有声音的。”帅华说,她最大的心愿,就是让她的孩子们都拥有完整的心灵,并开出璀璨的花来。

    1994年,帅华刚20岁。

    风华正茂的年龄,她却带着青春的梦想,跨进了东港区聋哑学校的大门。从此,她在特殊教育这块土地上,默默耕耘了19年。

    面对那些曾经质疑的声音,她说,“这是我的选择,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 2010年,学校成立聋儿言语康复中心,学前特教专业出身的帅华,成了教学和管理的第一人选。

    校领导找她谈话时,帅华不是没有过犹豫。她舍不得离开一手带大的高年级学生,又担心做不好这份全新的工作。

    “再苦再累,也得有人干!”一番思索后,帅华下了决心。

    万事开头难。聋儿康复中心一共6个孩子,最小的只有3岁,教师却只有帅华一人。

    为做好工作,她亲自去市区普通学校、幼儿园参观,跟班学习,并利用休息时间进行自我“充电”,自学聋儿语训书籍,到上海等地学习先进的语训教学方法。

    201010月,学前语训班顺利开班,6名聋儿走进了宽敞明亮的教室,接受学前语训教育。

   “我又一次做起了妈妈”,帅华说。

 

“妈妈,我也想做你的学生”

   “纯纯、妞妞、琦琦、浩浩……”至今,帅华仍能记得语训班第一批孩子的名字,并能准确地报出他们的生日。

   “到今年928日,纯纯就满6周岁了。”面对记者的惊讶,她淡淡地笑了,“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只要用心,你也能做到。”

   “用心”,是帅华与孩子们相处融洽的秘诀。

   纯纯是语训班最小的一个孩子。刚来上学时,她只有3岁,正是刚上幼儿园的年龄。

    听不见,说不出,也不会打手语,怎么交流?帅华说,“用心”。

    家里买新鲜水果了,她第一个想到“带些给孩子们吃”,水果吃完,名称也就一起学会了;出去培训时,她会给女孩子买漂亮的头花,给男孩子买小皮球;女儿喜欢的玩具,她也想着孩子们;甚至女儿宝贝得不得了的宠物小乌龟,也成了上课的教具。

    “妈妈,我也想做你的学生。”11岁的女儿不止一次这样说。

   女儿成绩优秀,懂事乖巧,但帅华却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,对女儿,她一直心存愧疚。

    “家长信任我,把孩子送到这里来,就一定得教好!照顾好!”

   令她欣慰的是,孩子们进步都很快:

    4岁的妞妞非常挑食,连葱花都不吃,每到吃饭时间,帅华就得哄着喂她吃饭。后来,妞妞终于肯乖乖地大口吃饭了;

    入校时还不到4岁的男孩浩浩,一度非常喜欢打人,常常弄得别人哭鼻子。如今,他不但变得非常有礼貌,看见别的小朋友打架,他还会上前勇敢地制止;

    纯纯和晨晨曾经特别喜欢抢别人的东西,帅华就一次一次地给她俩讲道理,慢慢地,她们开始学会与他人分享零食与玩具了;

    ……

    在帅华如春风般的教育下,孩子们都养成了饭前便后要洗手、吃饭不挑食、乖乖睡午觉的好习惯,而且下课后,还会主动帮着她收拾教具、整理教室。

“我的孩子们又聪明,又乖巧。”帅华自豪地说。

 

“我想让他们成为普通的孩子”

    帅华说,以前教高年级时,一名学生曾经在日记中写下:“我要和别人一样普通,不要做特殊的孩子。”打那起,她心里有了个愿望,让这些孩子变成普通的孩子,能听到,会说话。

    康复中心开课后,每天,帅华总是早早地到校,给孩子们调试FM无线调频系统、检查佩戴助听器,并每天带着孩子们做口舌操和呼吸操,最大限度地挖掘他们的听觉能力。

    为了抢救孩子们的残余听力,帅华不得不每天不停地对着他们说话。

    在外面散步,看到一朵花,她会告诉孩子们:“花”;

    吃饭的时候,她会抓住机会和孩子们说,“晨晨,吃一块肉好吗?”“浩浩,多吃点菜和土豆”;

    当孩子们回答后,她会说“谢谢”,久而久之,孩子们听到后已经会回答“不用谢”了。

    “要利用一切机会和孩子们说话,训练他们的听觉和语言能力。”帅华说,最初,孩子们听到一点声音,都会高兴得不得了。

    由于说话太多,帅华得了急性咽炎,“嗓子疼,不敢吃饭,不敢喝水。”她强忍着咽痛,继续教孩子们说话、认字。

    有些孩子的听力损失严重,对任何声音刺激都不敏感,也发不出音。帅华就坚持每天和孩子们做听力训练游戏,她拿起孩子们的小手,放到她的喉部,触摸声带的震动;放在她的唇边,感受气流的轻重;放在她的鼻翼,感觉鼻翼的颤动……

    帅华还记得,有一次她教浩浩感受声带时,浩浩手伸得太急了,一下子就戳到了她的咽喉里面,疼得她“眼泪唰就流下来了”。

    而最初教琦琦学说“g”的发音时,琦琦怎么也说不对,急得哭了起来。帅华一边安慰她,一边让她摸老师的声带,对着镜子观察舌头的位置,并帮她用手往外拉下巴。终于发对了音,琦琦高兴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 2011年,帅华去省里参加培训,一起去的同行听到她一个人带着7个孩子,纷纷大呼“太不可思议了”。

然而,帅华做到了。

 

“这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!”

    帅华说,她最想听到的声音,是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。

    为了给孩子们做好语言训练,帅华利用一切时间进行充电。白天没时间,她就利用晚上在网上搜集资料、阅读书籍,并利用外出学习的机会多向专家请教,和同行们交流,学习语言训练知识和技能。通过不断摸索,帅华很快总结出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聋儿康复训练方法,语训的效果和质量显著提高。

    帅华的努力没有白费:

    妞妞刚到校的时候,一个字也不会说,几个月后,当妞妞的奶奶来学校接孩子时,妞妞清晰地喊了一声“奶奶”。她激动地拉住帅老师的手:“你知道吗?为了这一声奶奶,我整整等了4年。 

    浩浩的听力损失非常严重,当妈妈打电话告诉孩子的爸爸“孩子会说话”时,他的爸爸根本不相信,专程请了假来学校。当浩浩清晰地喊出“爸爸”时,这名三十多岁的汉子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 4岁的小子晨是个鲜花般可爱的小姑娘。

    如果不是耳朵上的助听器,根本不知道她有听觉障碍。她的妈妈也曾经是帅华的学生。当小子晨被送到特殊教育学校时,帅华一眼就认出了她,“和她妈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!”

    送她来学校时,她的奶奶说着话就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,帅华说:“特别心疼。”而如今,子晨会说的句子越来越多,会唱歌、会跳舞。孩子的爷爷说,子晨学会的第一个三个字的词语,就是“帅老师”。

    如今,帅华班里的5个孩子均有不同程度的听觉障碍。帅华的心愿,就是能让他们升入普通学校,与普通的孩子们同窗共读,让语言和知识改变他们的命运。

    “我想在他们心里撒下一颗种子,并开出花儿来。”她说。

    放暑假前的一天,帅华领着孩子走过学校的宣传栏,孩子停下了。

    指着宣传栏上帅华的照片,怯怯地说出了“我爱老师”四个字,虽然声音很。幢忍祠ブ艋苟。

    “这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!”

    帅华一把将孩子搂进怀里,泪流满面。

 

 

 

 

联系地址:日照市北京路132号 联系电话:0633-8779302 邮政编码:276826
版权所有:日照市教育局主办 日照市教育局信息宣传中心规划设计 Copyright (C) 2017-2018
本站提供之信息仅供参考,不作为法律依据,确切内容以正式文件及实际业务为准 鲁ICP备09067315号-1